罗浮山海经-2013年罗浮山动植物科学考察报告

历时7个多月深入罗浮山保护区考察,《罗浮山海经》考察报告出炉,梳理了本次考察区域内动植物资源状况,并对罗浮山野生动植物资源现状的保护与提升给出建议。

[调查报告]

报告一 两栖爬行新纪录物种20种

本次调查共发现两栖动物15种,爬行动物31种,其中罗浮山新纪录的两栖类6种,爬行类新纪录14种。两栖类优势种为黑眶棱眶蟾和大绿臭蛙,数量多,密度较大。其中香港湍蛙为罗浮山首次发现,也是继香港、深圳、惠东后,又一新的分布地点。

报告二 以罗浮命名特有植物20种

罗浮山特殊的气候,古老的地貌,使一些珍稀濒危植物得以生存。保护区内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第一批)共有17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植物3种(均为栽培)、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14种。植物特有种对研究罗浮山植物区系的起源和演化,对植物种源的保存,都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如罗浮路蕨、罗浮瓶蕨、罗浮山鳞盖蕨、罗浮梭罗树、罗浮紫珠等8种罗浮山特有植物。

以罗浮山命名模式物种丰富,有些种类是中外科学家最早在罗浮山采集的模式标本,并以罗浮山命名的植物有20种,包括罗浮买麻藤、罗浮中华石楠、罗浮短肠蕨、罗浮腺萼木等。

报告三 珍稀濒危植物发现超半数

根据前人研究统计,罗浮山珍稀濒危植物物种丰富约32种,本次调查中共发现有15科17属18种。包括国家I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1科1属1种,即苏铁,国家II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保护区植物10科10属10种,分别是金毛狗、桫椤、苏铁蕨、半枫荷、格木、土沉香、降香黄檀等。

罗浮山植物区系的地理成分较复杂,除温带亚洲分布及中亚分布外,其他13个地理成分均有分布。同时本次调查中发现罗浮山植物区系中有3个中国特有分布属,分别是喜树、半枫荷、蜡梅,其中喜树、半枫荷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报告四 药用植物资源依然丰富

罗浮山至今仍以天然的中草药库享誉全国。调查统计罗浮山药用植物资源很丰富,有172科,630属,1042种,分别占全国药用植物271科、2118属、11817种的63.47%,29.75%,8.82%。而本次调查记录的植物432种维管束植物中,具有药用价值的植物共224种,占总数的51.85%。其中常用的有海金沙、五味子、杠板归等。

报告五 时间不足观察实体较少

资料显示罗浮山有陆栖脊椎动物140种,爬行纲3目8科21种;哺乳纲8目19科51种。其中列入国家Ⅰ级保护动物有:云豹、蟒蛇;Ⅱ级保护动物有:白鹇、山甲、大灵猫、小灵猫、水獭、虎纹蛙、猕猴、褐林鴞、灰林鴞、粟鴞、草鴞、绿皇鸠、金钱龟、豺。

然而,本次调查中观测到实体的哺乳类动物共4目5科9种,其中发现保护区新纪录3种:小黄蝠、彩蝠、大足鼠。另通过查找多次历史调查资料,并结合访问调查结果,共收录了哺乳纲动物共8目19科53种,其中多为历史记录,且记录时间相对久远,部分历史记录物种在保护区内可能已无分布。

本次调查观测到实体的物种与历史记录相比物种数甚少,有众多原因,如季节、天气、动物出没的随机性、历史资料久远等。而出现调查物种数甚少的最重要原因是没有进入保护区核心区,项目调查时间不足。

报告六 雀形目鸟占总数近七成

资料记载,“罗浮山的鸟类特别多,然而最神奇的是罗浮五色雀,红蓝黄白黑,可谓‘色雀’之奇。”本次调查结果显示,罗浮山共有鸟类资源11目32科75种。其中雀形目鸟类23科52种,占全部鸟类总数69.33%;非雀形目10目9科23种,占全部鸟类总数的30.67%。在鸟类居留型方面,留鸟最多有63种,占总数的84.00%,这与风景区的自然环境有关,该保护区以常绿阔叶林为主,气候温暖。

经调查,属于国家Ⅱ级保护的鸟类有5种:黑耳鸢、松雀鹰、白鹇、褐翅鸦鹃、小鸦鹃。广东省重点保护鸟类有5种:白鹭、池鹭、绿鹭、栗苇鳽、红嘴相思鸟。

报告七 中国最大蝴蝶金裳凤蝶曾现

罗浮山蝴蝶的种类和数量与其它亚热带地区一样,随季节变化而变化。早春三月有斜纹绿凤蝶出现,四月多种蝴蝶进入羽化高峰。六月中旬后,第二代的成虫进入羽化高峰,是蝴蝶成虫是一年中数量最多的季节。

本次罗浮山的蝴蝶种类调查,共记录到蝴蝶共8科52属66种。中国昆虫学会蝴蝶分会理事陈锡昌长期关注罗浮山蝴蝶,早在1982年开始,先后记录过170多种蝴蝶。1982年曾在飞云顶发现宽带青凤蝶,同时在另外的山上还有我国最大的蝴蝶———金裳凤蝶雄蝶在空中盘旋,雌蝶则在2008年7月下旬于黄龙观东则的溪边见过。

监制:王钧

策划统筹:乔建 朱慧东 胡服 朱蕾

采写:南都记者 胡服 万明 李立君 张广军 实习生 万紫千 乔迁 邱天

摄影:南都记者 陈伟斌 田飞 实习生 张文鹏 王澍

刊名:罗浮山海经

活动主办:南都全媒体集群、罗浮山管委会、罗浮山自然保护区

活动协办: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中科院华南植物园

特别鸣谢:华南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惠州市林业科学研究所

(感谢陈锡昌、张亮、李小燕提供部分图片)

This article was first published on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Here is the original link.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