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港矛盾下跨境走私震荡求变

jp-china1-articlelarge
Eric Rechstei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邱天, 曹莉 2015年7月2日

北京——仅在几个月前,家住深圳市南山区的陈木泉还是罗湖口岸呼风唤雨的“水头”(业内称呼,意为贩运水货的领头人),最多时带领着将近40名水客,每天下午三四点钟送他们出关,一两个小时后待他们从香港拿回大包小包的奶粉、红酒、香烟后转手卖出。每天工作仅三小时、月收入1万人民币对他来说不成问题。生意最火的时候,他每天收三次货,收入更是翻倍。

这一切在2015年4月之后成了泡影。为了打击这些商品的跨境走私,  4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突然对该市居民赴港“个人旅游”签注做出限制,改不限次数的“一签多行”为“一周一行”,这意味着原本可每周多次往返香港的深圳市民现只可每周往返一次。

凭借户籍之便前往香港购货 ,并依靠转手卖出赚取差价的深圳水客们遭了殃。虽然一些人手中持有的“一签多行”签注还未到期,且限制签注的长效影响现在也还难以计算,但接受采访的一些水客和水头纷纷表示,深圳口岸的货物走私近期大量减少,多数从业者不得不转行或者另辟走私渠道。陈木泉就是其中之一。他通过电话沮丧地说,“因为现在很少有货收,基本上难以维持生计了。”他很快改行成了一名滴滴专车司机,一天开十几个小时车、看顾客脸色,一个月辛苦下来赚不到一万。

在过去十几年,随着“自由行”开放和人民币升值,香港零关税、零消费税、质量可靠的进口商品对于因屡屡爆发产品质量问题而困扰的大陆居民显示出巨大的吸引力,赴港游客大包小包地从香港带回奶粉、药品,甚至洗发水,其中不乏大量赚取差价赢利的水客。专家表示,每天,一支由深圳人和香港人组成的约两万人之众的水客大军多次往来两地带货。据深圳海关通报,仅2014年查获的走私商品就超过50亿元, 往来香港深圳的水客走私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 合计案值7.1亿元。

来自中国大陆的需求扰乱了香港的零售业和房地产业,而水客走私使形势愈加复杂。今年3月,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向中央政府提交了一份报告,提出在过去一年里水客的人数和大陆游客的数量激增,对一些地区居民的生活产生了影响。许多本地人抱怨,水客抬高了物价、造成奶粉供应短缺,推高了店租 。2014年香港统计年鉴显示,2013年香港进口的奶及奶油(包括奶粉)的量约为2003年开放赴港自由行时的两倍,但仍然出现持续供应短缺。即使是在2013年推出限购令,限定每位游客购买的婴幼儿奶粉数量不得超过两罐之后,2014年年末仍有一些品牌的奶粉供不应求。香港政府新闻网报道,一些奶粉在个别地区的缺货率达到61%。

近年来,被一些港人称作“蝗虫”的大陆居民赴港生子、就学、炒楼、购物,给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带来就医床位紧张、入学困难、物价上涨等多重问题。大陆、香港两地围绕港人争取民主普选行政长官的政治矛盾也持续加深,直接激发了去年秋天的“占领中环”大规模公民抗议活动,并导致6月香港立法会否决了北京提出的行政长官选举方案,香港对大陆的抵触情绪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分析人士表示,中央政府这次为缓解矛盾回应港府的请求, 第一次收紧了2003年开放的赴港自由行,目标直指水客,而且政策性打压措施正在改变着一个对香港零售业影响颇大的水客产业。

打压对水客青睐的电子、化妆品、珠宝等行业立即产生了影响。政策实施当天,化妆品连锁店卓越和莎莎,珠宝店周大福和六福的股价纷纷下跌。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6月初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他关注到反水客行动和“一周一行”后访港旅游业显著放缓,从而影响零售市场,但还没有最新的数据。而自年初起,随着大陆游客人数减少,香港零售业已开始呈现下降趋势。媒体称,“占中”民主抗议活动和中央政府反腐倡廉可能都带来了负面影响。仅4月当月,香港零售业就较去年同期下跌了2.2%。

“一周一行”推出后,香港海关加大了查验水客的执法力度 。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的几位水客都表示,他们所在口岸的抽查行李频率比以前高了很多。福田口岸一位常驻水客、自称“阿恒”的潮汕人通过电话说,“以前一个月都不一定有一次(抽查),现在一下子涨到十来次(抽查) 。”因为担心被查,阿恒与部分其他接受采访的水客不愿透露真实姓名。

《南方都市报》报道,“从4月13日到5月9日,香港入境处共拘捕163名内地水客。而2013年和2014年全年的拘捕人数分别为594人和670人。截至6月15日,又有99名内地水客被捕。香港入境处公告显示,从2012年9月到今年6月15日共拘捕2353名内地水客,其中206人被判四个星期至三个月的监禁,其他被遣返。”

从业者表示,水客产业正在发生巨震。水客、水头纷纷做出调整。在多数行业底层水客另谋生路的同时,上层的服务商正在调整战略,瞄准海外代购或开辟新的电商平台。但是专家质疑打击的有效性,认为“一周一行”无法动摇水货行业的根源,更无法阻止数量庞大且未来会进一步增加的香港水客。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张建表示,“‘一周一行’主要是中央政府解决这些矛盾的一种姿态,这种姿态的政治意义远远大于对水货群体的打击意义。” 他说,“这些矛盾是特区政府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中央这次表明的支持态度主要是为了表明立场,真正水货行业的问题靠这个是根本无法解决的。”

水客的没落

“水客”一词由从前通过带入外国货物赚取外快的海员(船员)演变而来。由于免进口税、货价较低,从前一般港口往往有专店收购此类货物,为港货店的起源。业内人士估计,目前深圳的港货店大约有600家,集中分布于罗湖、福田、盐田等区,多为街边小店,外形无异于社区的老旧杂货店。这些商店专营来自香港的货物,其中一个主要货源就是走私商品。

电子商务的发展令走私港货大开销路。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的几位水客和水头都表示,水货的一个主要销售渠道就是网店。虽然无法统计其中水货的比例,在淘宝网输入“奶粉”“香港”可搜索到3000多家不同的港货店,商品种类多达2.67万。

专家估计,从2003年香港对大陆开放自由行开始到2014年,每天活跃在深圳各口岸的水客数量从原有的几百人增加到2万人,最初多为香港人,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大陆居民加入。

今年38岁的陈木泉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潮汕人,受当地经商传统的影响,他早年就放弃了打工的想法,开始自己做生意赚钱。他曾经每天下午4点左右在罗湖广场召集水客开会,收缴水客们的身份证等一些证件作为抵押,告诉他们一些注意事项等,随后在口岸等待水客们归来。他手下的水客越多,每天运送的次数越多,他就赚得越多。由于做水客的月收入比在一般工厂打工高上500至1000元,所以他和很多同乡都选择了这一行。

按陈木泉的说法,他入行之初的2013年可谓顺风顺水。因为当时香港旅游业发展劲头颇盛,大陆居民对于港货的消费需求量也很大,所以水客在两地很受欢迎,海关也持相对宽松的政策,水客数量一直保持增长的态势。

然而,但形势在2014年前后有了变化。香港民间大规模反水客运动在2013底至2014年间此起彼伏,至2015年2月至3月达到最高潮。言语暴力、肢体冲突一度让两地同胞陷入对立仇视状态,“抵制港货”、“港人无耻”等话题也多次登上大陆热门微博头条。

香港多家媒体社评指出,水客问题已超越了经济活动范畴,演变为香港与大陆矛盾、分歧乃至对立的议题。暨南大学经济学教授封小云表示,香港政府在2013年年底就开始考虑通过限制自由行来打击水客,经过了反复的斟酌和与中央政府的沟通,最终诞生了“一周一行”。

张建表示, 水客成了两地矛盾的牺牲品。“大家都需要找个途径来发泄,这时候大家就瞄准了灰色地带的水客,而且因为水客行业是走私商品的,本身对香港当地的环境和居民生活造成了很多干扰,所以这种矛盾就被凸显出来了。”

29岁的陕西人苏翔宇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服务商。在接受电话采访时他估算,政策实施两个多月以来,深圳口岸来自大陆的水客已减少80%, 其中有70%左右被迫转行,30%转向了海外代购或其他电商业务。按此数据推算,现在每天活跃的大陆水客只有1600人左右。

受打压最严重的就是像陈木泉这样的大陆水货行业链的中下层。纽约时报中文网随机采访到的五位水客均表示,行情最差的时候,他们每个月的收入也可达到4000元,但是现在不到2000元。

陈木泉每周的收入从原来的至少3000元跌到500元不到,这让上有老下有小的他不堪重负。因为手中有驾照,最快的赚钱方式就是做专车司机。他狠了狠心,花了家里大部分积蓄买了一辆崭新的奥迪A4,但过程却并不像想象中顺利。习惯了在户外工作的他很不适应从早到晚闷在车里的感觉,“一天坐十几个小时,浑身酸疼。”

就职于深圳某银行的刘先生目睹了“一周一行”带来的变化,出于隐私考虑他不愿透露全名。刘先生是一位刚满2岁孩子的父亲,由于下班顺路,他经常前往罗湖口岸附近购买奶粉。据刘先生回忆,3月的时候罗湖口岸晚上还是熙熙攘攘的景象,从晚上八点开始会有大量水客在地下广场交易,只要一走到广场前就会有三四个人主动递上名片,或者敞开袋子把奶粉盒露出来示意自己。

但是4月末的一个傍晚,也就是“一周一行”实施一周多之后,当刘先生再次抵达罗湖地下广场时,以前挤满了拉着大小拖箱水客的地方变得空空荡荡,他转了十几分钟才找到几个坐在广场边张望的水客。

在采访中,深圳的水客、水头表示,因为对大陆水客的打压,香港水客人数将增加。官方媒体新华网在新政出台一周后报道,香港水客已明显增加。但苏翔宇表示,香港水客一趟的运费要价在350港币左右,水头和服务商的赢利就会减少。

转向代购

中下层水客的没落也直接影响了上层服务商的收入。服务商处于水货行业金字塔的顶端,他们负责了解货源的稳定性及零售方的需求量,然后确定手下多少水客能带货,能收回多少货等等。他们手下的水客虽然大幅减少,但还有人在,因而损失小于中下层水客。

苏翔宇7年前来到深圳,在打工、创业等一系列颇为曲折的工作经历之后,最终选择了收入可观的水货生意。

“一周一行”出台之后,苏翔宇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周后他前往香港上水、元朗等地考察实际情况。不出所料,他观察到距离福田口岸最近、水客最集中的上水地铁站附近的人流量比以前少了四分之三,货主也已经把杂货类的货源减少到二分之一。而在本月最近一次赴港时,他观察到人流更少了。一些香港媒体也报道上水区人流锐减。

根据个人经验和同行反应,苏翔宇决定把之前每星期的十批货减少到三批,每批雇佣的水客从之前的40个减少到20个;种类方面,苏翔宇彻底放弃杂货方面的业务,决定只做电子产品的业务,因为杂货需要的人力多,利润也低,每批20个水客能带回来30台左右的iPhone等苹果系列产品,每星期的出货量稳定在60台左右,与之前保持一致。

服务商由于手头的资源和人脉较广,在中下层水客大量没落的同时,他们却可以迅速掌握货源信息并适时转型。

按苏翔宇的估算,“一周一行”之后,深圳200个左右的服务商中大约有五分之一都转向了海外代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海外代购的高昂物流成本也决定了其与奶粉、益力多、芦荟胶等低利润杂货无缘,而这些,恰恰是普通百姓的基本生活需求。

从2013年“占中”运动开始酝酿起,苏翔宇已经能感受到两地政治环境的变化,民间仇视愈演愈烈,他能预感到管制即将来临并难以逃脱。所以在去年年底,他就已开始接触海外代购业务,为自己谋求出路。

海外代购在深圳是一种新兴水货业务。与港货不同的是,海外代购品的利润虽高,一些鱼油等稀缺货品转手的价格是当地购买价格的两倍,但是由于货源地点分散、距离国内远,而且主要依靠网络来收集订单,所以发货慢、周期长、数量不稳定,相对港货来说较难控制。

苏翔宇的角色相当于当初港货的水头阶段。他做海外代购主营的是挪威的鱼油和澳洲的氨基酸等营养品,通过淘宝平台来收集订单,然后找当地的水客进行收购,多为华人留学生或者上班族。

“我现在只是说能把这个链条串通起来了,也就是说我能找到货源在哪里,能让水客买到正品。但还没做到控制货源和订单的阶段。”关于海外代购苏翔宇不愿意透露过多,他认为这个产业现在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掌握的信息是商业机密,足以帮他赚取这个领域的第一桶金。但是他并没有想过完全放弃港货业务,因为他认为这仍是大陆居民的“刚需”。

据媒体报道,奶粉等杂货类水货在“一周一行”后出现了5%到10%的涨价。但因为大部分服务商选择放弃杂货、维持电子产品业务,所以新政对电子产品价格的影响似乎不大,华强北某店的负责人“哥kk”表示目前市场上的水货并没有涨价迹象。他拒绝透露真实姓名,哥kk为网名。苏翔宇说,由于现在并非苹果手机上市季,本来对电子产品的需求量并不是很大,也有一些消费者会转向海外代购。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专家刘绍鳞对纽约时报中文网表示,水客行业从港货到海外货品代购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这种整体的转型模式属于“换汤不换药”。政策倒逼底层水客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水货问题,根治水货问题的关键在于大陆生产部门能够建立起足够的信誉。

虽然全面提高产品质量并不能一步到位,但是近年来两地政府也在别的治理方向上做了一些努力。2015年3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广州南沙自贸区、珠海横琴自贸区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圳蛇口自贸区总体方案,媒体称未来可在自贸区购买免税商品。4月举行挂牌仪式之后,已有商家入驻,在已开业的一家保税店中,奶粉和尿不湿的价格比香港还便宜10%到20%。但保税区目前还在招商阶段,消费还未形成规模。

今年2月,特首梁振英也发言称将启动边境购物城计划,地点设于香港北区的落马洲,预计于年底开业。在深港边境建设购物城是多年来香港社会提出的解决方案之一,其目的在于分流大陆游客,缓解旅游环境压力。但是刘绍麟认为这不过是将问题嫁接到不同地区,矛盾仍会以不同形式出现,根本问题还是无法解决。

6月19日,香港政改方案遭否决,多方意见表示香港前景不明。关于两地政府未来是否会出台更多打压水客的措施,刘绍鳞认为要看未来发展态势及两地舆论压力。他表示,“一周一行”的政策会让大陆人民觉得中央政府偏帮香港,可能会让大陆人心目中的香港形象进一步走向负面。

服务商苏翔宇现在保持着每周两天做港货、三天做海外代购的工作节奏。“水货这个行业虽然已进入夕阳期,但是绝对不会消失,因为市场需求还在,就业问题也在。”他坦言未来的工作重点会逐渐向海外代购及电商平台转移,但绝对不会放弃港货。


邱天是纽约时报中文网实习生。曹莉是纽约时报中文网编辑。
胡少文自深圳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This article was first published on The New York Time Chinese website: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702/cc02hongkon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